字体

第七百六十七章:垂钓碧湖擒雪兔

(30+)
望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萧如歌,李青莲的老脸也是微红道:“别哭了,待以后,我将昆仑送你作为赔偿如何?”

萧如歌红着眼睛,望了一眼李青莲,没当回事儿,将昆仑送给我?她以为李青莲在开玩笑,结果哭的更伤心了……

然萧何却是皱眉望着那口阳井道:“这是何物,无底之井吗?装了数量如此庞大的各色珍宝,仍没装满?”

李青莲苦笑,装满?怕是装不满了,司空神机李青莲已经不知道砸进去了多少,仍旧未曾填满。

当初他在知晓司空神机的计划时,便知道是一个填不满的巨坑,事实上的确如此,可李青莲为何仍旧去填?冥沧,星穹的家底,以及自己这段时间来收集到的所有宝贝尽皆扔到这无底洞中!

一切仅仅因为两字,值得!

如今都广之背,宝光冲天,甚至拉的都广微微下沉,李青莲对于这大工程很是期待,已经等不及亲眼见证了。

……

如此,李青莲便在这星穹住了下来,那一盘棋过去,整个昆仑都寂静下来,就如同被压抑到了极致的火山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一切只等墟天十二鼎现世,昆仑墟开启,将这三千道界最大的仙缘呈现于天下人眼中,风云欲起,所迎来的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于星穹之中,李青莲倒是乐的清净,整日于崖边观雪,于田边赏花,这星穹之中虽算不上广袤,可春夏秋冬尽囊括在内,眼观四季流转,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那跌宕起伏的一切似乎于瞬间清净下来般,姜宁萧如歌整日腻在一起,这女人没了家底之后,对于珍宝之流更是渴求,带着姜宁东奔西走,正想着怎么赚回来呢……

有姜宁跟在身边,李青莲也不用担心,毕竟这于这昆仑之中,姜宁也算的上是一好手了,除了一些被时间遗忘的老怪物,能挡住她手中刀的还真没多少,尤其是在得化道机缘后,一身实力更是恐怖。

至于方怀九却离开了星穹,说是寻自己师傅去了,要为昆仑墟开启做准备,李青莲自然没有阻拦的意思,修命的一向都是神神秘秘的……

……

就这样,又剩李青莲一人,就犹如于那孤岛之上一般,时不时与勾玉说说话,捻动着胸前的沧海遗珠,青丝之上似乎仍旧沾染着独属于香珠的味道……

庭前赏花落,崖上望夕阳,这种日子,李青莲不知多久不曾有过了,整个人的精神都放松了下来,他所追求的平淡,便是如此了吧。

所谓张弛有度,如此对于李青莲来说便是最好的慰藉了……

……

大雪纷飞,犹如鹅毛一般的雪花静静飘落,无声亦无风,眼中的世界好似睡着了一般。

雪原更是一望无际,点点稀疏青松之上挂着厚厚的积雪,松林中心,乃是一片广袤无际的大湖,犹如碧玉般,点缀于松林之中,于这一片雪白之中显得如此动人。

湖面之上浮冰点点,有一叶孤舟顿于湖中央,破开道道水纹怜漪,李青莲独自一人坐于孤舟之上,垂钓……

手中所握,正是当初渔翁送给他的那支鱼竿,晶莹的因果丝坠于湖水之中,他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头上肩上尽是积雪,足足一指之厚,就连孤舟之上,也尽是积雪,远远望去,便如一块儿浮冰一般……

鱼篓给了阴神分身,鱼竿还是收回来的好,毕竟若是放在一起的话,容易出事儿,且如今的叶忘语,已然用不上鱼竿了!

随波逐流之间,李青莲半睁着双眸,盯着湖面,似乎随时都要睡着一般。

就在这时,那坠于湖面的因果丝猛的波动一丝,李青莲顿时来了精神,顺着因果丝朝着湖水之中望去。

可却什么都未曾望到,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疑惑之色,目光环顾之间,却是被一处吸引了注意力。

只见岸边,有一雪白的兔子正立起上半身怔怔的望着自己,赤红的兔眸不曾离开自己半分。

那是一只雪兔,雪白的毛皮让它看起来毛绒绒的,甚至比雪还要白,两只长长的耳朵竖的老高,三瓣唇连带着白白的胡须一起颤动着,那模样,着实让李青莲心中怪异的紧。

有种格格不入之感,自己竟然被一只兔子给盯了!看那样子,已经不知道在那儿盯自己多久了,两只前爪缩在胸前,盯着李青莲……

只见那雪兔见李青莲望了过来,转身便跳着离开了,撅着短短的兔尾巴,三两下边消失在皑皑白雪之中。

李青莲不禁摇头失笑,继续盯着垂入湖面的因果丝,又过了两天,因果丝再次波动一丝。

一眼望去,湖面之下仍旧空无一物,就在这时,李青莲猛的回首,却是望见那只雪兔不知何时又出现在岸边盯着自己……

当他想要收杆之时,却已经不见踪影,李青莲不禁苦笑喃喃道:“不会是你吧……”

然就当因果丝再次波动之时,小舟晃动,李青莲的身子瞬间消失于舟上,此刻,站在岸边的他手中正提着那只雪兔,两只长长的耳朵被他抓在手中。

兔腿一阵挣扎,弄得李青莲满身的雪,可李青莲却是满眼笑意的朝着那雪兔道:“我若是说垂钓碧湖,鱼儿没钓上来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