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四百零六章 三道题

(21-)
  “苏先生好。”

  “苏先生。”

  “苏老师。”

  周围的学生们纷纷跟来人打招呼。

  王幼玉咬耳朵:“他叫苏中君,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文协常任副会长,顶尖的大师……”

  苏中君看上去四十多岁,很是儒雅。

  “苏叔叔,您也来了?”归湘迎了上去,有些惊讶,她事先可没有听说苏中君会过来,可如果说苏中君过来了,那么苏苌楚难不成也来了?

  “溶溶,你也来啦?”苏中君点点头,扯起一丝笑容。扫视了一圈,也看到了楚留梦,对方对他礼貌地微笑。

  “说起来,苌楚妹妹没有来么?”归湘找了找,没有看到苏苌楚。这就是怪事了,她和苏苌楚交情匪浅,知道对方一直对楚留梦推崇备至。楚留梦既然来了,她能不来么?

  “她生病了。”苏中君脸上有些哭笑不得。

  苏苌楚是真的生病了。一想到要和楚留梦见面,对方兴奋的整夜没睡着觉,然后第二天就发烧了。

  苏苌楚当时什么都没说,但是到了第三天,直接高烧到三十九度多,于是只能留下了。

  一想到临别时苏苌楚那涕泗横流的场面,苏中君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自家女儿想见一面楚留梦怎么就这么难呢?

  “原来是生病了啊,那真是太可惜了……”归湘脸上惋惜,心中却极是庆幸,苏苌楚不在,那她就更无威胁了。

  其实她并不是看不起楚留梦,她也读过对方的文章和诗词,的确写的很不错。尤其是那篇高考作文《留侯论》,她绝对做不到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用古文写出一篇散文。

  可是事后对方也承认,那是她事先写过正好高考碰上了罢了。既然这样,那也算不得不可逾越的大山。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归湘对于楚留梦的出现是带有一种惊艳和欣赏的态度。但是之后随着自己的名声彻底被楚留梦压下,她的心中便愤愤难平了,尤其是那些狗屁自媒体,竟敢吹捧她为中国第一才女!网上的评价还就此定下了!

  这是谁评定的?文协承认的吗?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一个文协都没进去的人,就算有些才气,凭什么可以认定为“天下第一才女”呢?还有规矩吗?

  尤其是归湘刚刚夺得女神的冠军,转眼之间居然被突然窜出来的一个人给踩下去了,凭什么?没了规矩!

  “是啊。”苏中君点了点头,又忍不住叹气,苏苌楚高烧,他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苏苌楚是却是硬逼着他过来,理由是她写了几首诗,想让楚留梦点评,恳求苏中君做这个中间人。

  没办法,为了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苏中君还是过来了。

  他们位于瀛洲阁的最高处,也就是第六层,摆满了几案和板凳,来的人随便找地方坐下就行了。

  苏中君和几个认识的学生打了个招呼,就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坐到最前。

  最前面的不是板凳,而是椅子,主要是给文协大佬们做的,区别身份。苏中君又向楚留梦那里看一眼,并没有立刻去找她。

  其实苏中君现在也着实顾不得楚留梦,他刚一坐了下来,就不断的有学生来请教。基本是一些诗词,苏中君看了几眼就能找到问题,随口就给出意见,然后求教者就茅塞顿开。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苏中君面带微笑的一连指点了好几个人,但是心里却不大满意,他是真的没有看到令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他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啊远比他们那个时候逊色。难不成这文明的传承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也就是看到了归湘的《临江仙》和另一个人的小诗,心中宽慰了些。

  苏中君又向楚留梦那里看了一眼,对方正坐在座位上和邻桌的人交谈,心里有些失望。

  他从一开始就很看好楚留梦,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对方或许是因为外界因素影响到了心境,一直没有什么作品问世,着实可惜。

  不过也很正常,文学创作本来就和心情有很大的关系。他本人也是,心情大好的时候一天能写七八首诗,两篇文章。要是心情不佳,三四天也写不出一篇能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就像写小说也是如此,心态好的时候,日码万字也不是难事,心态糟糕的时候,就算只写一百字也像吃shi一样。

  其实苏中君是希望楚留梦能过来找他的请教的,然后他以长者前辈的身份鼓励她几句,灌点鸡汤,让她早点恢复状态,顺便再谈谈自己女儿的事情。

  “其他人怎么还不来?朱登山呢?韩退非呢?”苏中君心里有些不耐烦,没想到这次文会的主办人没来,他一个临时决定参加的人先到了。

  又过了一会儿,两人终于姗姗来迟。

  “你们怎么才来?”苏中君看了两人头上的水珠,又往窗外看了一眼,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雪

  “有很多东西要准备的,所以耽搁了。”韩退非笑道,指了指朱登山,“不过真要说起来得怪他,非拉着我多喝了两杯。”

  三人寒暄了一阵,看人都来的差不多了,便示意主持人可以开始了。主持人真是朱登山的儿子朱岁良。

  朱岁良走了上去,咳嗽了一声,示意众人安静,然后介绍了苏、归、朱三人。

  场下热烈鼓掌,掌声渐淡,韩退非便笑着开口道:“这次文会就在赤壁,想必很多同学都悄悄做足了准备吧。”

  场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