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九十八章 五更残月

(21-)
   “呵,看来天子枪所说的果然没错,你确实也是有着让我帮忙的魅力!”就在得季承话语也是刚落,却是听闻远方一道雄浑的声音响起,而后只是见得天空之中白雪漫漫,幽幽羌笛之声响起,一曲带着丝丝悲凉的曲子吹完,便是见得天空之中一首诗声响起

   “雪净胡天牧马还,明月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随着幽幽诗声完毕,却是见得一道身着西域兽袍之人背负一剑,手持羌笛缓步走来,言行之间,皆是透露着不世的剑威,每走上一步,皆是有着纷纷白雪下落,而此人,却是缓缓踏雪而来。

   “名字?”见得此人走来,季承此刻眼睛深处猛然爆发出一缕精光,却是缓缓的走到了弈珂的身前,他也是能够感觉到此人的非凡,也是完全不逊色于自己。

   “五更残月!”一缕剑意猛然袭向季承,却是携带着偏偏飞雪,唯美非常。

   “名字好!剑!更好!”此刻见得向着自己袭来的剑意,季承的眼中浮现出丝丝兴奋的神色,身形不见得丝毫的波动,却是见得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也是袭向剑意顿时便是见得这股剑意也是化解,甚至就连漫天白雪也是有着微微消减的迹象。

   “一剑,证明你是否值得我去帮助!”此刻只是见得五更残月眼中,不见得丝毫的波动,然而手掌却是不住的摸向自己背后的长剑,眼中也是浮现出丝丝的战意,也是想要检验季承的能为。

   “一展你的能为,让我看看你的实力究竟有着多么的强大!”此刻季承也是冷哼一声,却是缓缓的说道,体内元力涌动,背后六道黑白翅膀也是缓缓浮现,静静的看向五更残月,眼中不见得丝毫的波动。

   “初更新月,起风操!”

   但是见得五更残月在得季承话语一闭,背后长剑猛然拔出,而后便是见得其背后一轮新月冉冉升起,剑雪纷纷,无穷的剑压猛然浮现,一剑过去,却是只是见得四周空间有着一道细长裂缝浮现,更是有着丝丝的剑气在得其中弥漫,经久不息,这乃是此人对于剑的领悟也是已然到达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了,所以也是才能够让得剑气也是不曾外泄半分,造成的空间裂缝也是由于其中残留的剑气也是难以合拢,足以证明此人对于剑道之上的非凡。

   “好剑!”见得五更残月出手便是如此极式,季承的面容之上也是不住的浮现出丝丝的兴奋之色,而后便是见得其食指与着中指并拢,以指为剑,顿时一股庞然的剑气也是在得季承周身环绕,而后便是见得季承双指指向天空,而后便是猛然降下,顿时一把巨剑也是从天而下,袭向五更残月的剑气。

   “剑镇山河!”

   一剑之威,镇碎山河,这乃是当初战凌霄传于季承的剑招,每一式皆是可怕非常,自从与着应笑我一战之后,季承也是发觉战凌霄传于自己的剑招也是玄妙非常,所以也是有着多加的练习,加上自己也是一直有着观看战凌霄对于剑道之上领悟的笔记。

   以及噬天使的一旁的指导,也是让得季承在得剑道之上的领域也是已然到达了大师级别,离着宗师也是差不了多少了,噬天使本身便是剑灵,加上其也是在得战凌霄身边多年,对于剑道之上的领悟也是已然达到了宗师之境,以及季承本身的悟性也是不错,对于剑道之上的修行也是一日千里。

   一剑压下,顿时便是将得五更残月拿到强横无匹的剑意压下,由此也是足以看得出来季承此刻在得剑道之上的修为也是要超越五更残月不少,不过这一剑乃是季承融合了自己的全部所学,而五更残月这一剑虽然也是用心,但是却是并非全力的一击,所以也是并非证明季承在于剑道之上的修为也是要超过五更残月。世间总是如此的不公平,有些人有着天赋,却是能够在得一天的时间之内也是达到他人一辈子都是无法企及的高度,而季承便是一个如此的人,他拥有着极高的悟性,这也是让得他对于任何的训练,任何的战技以及兵器皆是能够很快的熟练,甚至也是达到任何人穷尽一生皆是无法到达的高度。

   “你的剑,同样很强!”见得季承所展现出来的惊天剑意,五更残月的眼中浮现出丝丝的不可思议之色,战血也是与着自己说了许久有关于季承的事情,但是却是从未说过季承对于剑上的造诣也是不低,这也是让得他讶异非常。

   “你也是同样不弱,不知道如今的我,可是有着让你帮忙的资格了么?”此刻季承轻笑,却是看向五更残月,他既然乃是战血所介绍过来的人,那么必然乃是战血十分信任之人,所以季承也不会怀疑其内心有鬼,反而也是该担忧此人是否不会帮忙。

   “哼,便是帮你让得这个小鬼当真人马族的族长继任人吧!此事我应允了,届时我也是会与着你们一同对抗兽皇的人马!”此刻只是见得五更残月面色冷漠的说道,而后便是见得幽幽羌笛之声再次响起,剑雪纷纷,五更残月也是踏雪退去。

   “呼,五更残月,此人的能为当真也是不俗啊!”此刻弈珂也是见得五更残月离去,眼中也是不住的惊叹的说道,他也是能够明白,想要突破弈风与着弈青二人以及整个人马族究竟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然而如今的五更残月居然也是毫发无伤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