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中 兴(大结局)

(19-)
更新时间:2012-11-30

这封信并不是清平帝发来的,而是赵云安,赵云安在信里告诉谭纵,清平帝已经在一个月前病逝,而且太子随后也在服丧期间莫名暴毙,根据线人提供的情报,是赵云兆暗中谋害了清平帝和太子。

太子死后,赵云兆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拿出了一份据说是太子临终前留下来的“遗旨”,说赵云兆的父亲,也就是前朝废太子才是大顺的正统,因此他愿意将皇位留给赵云兆。

这个“遗旨”一出来就在京城文武百官面前掀起了轩然大波,引发了官员们对赵云安一脉是大顺正统还是赵云兆一脉是大顺正统的激烈争辩。

正当官员们激烈辩论的时候,安国大将军、太子妃的父亲鲁月关率领着京城北大营的禁军,以谋逆为由,突然发动了对对镇国大将军、安王妃父亲秦超虎所统领的京城南大营禁军的突袭,似的南大营的禁军死伤惨重,在忠于清平帝将领的带领下狼狈逃离了京城,逃往了京畿皇庄。

与此同时,赵云兆派人去安王府捉拿赵云安,就在他的人将安王府团团围住的时候,安王府的院落中忽然升起了几只巨大的热气球,将赵云安和他的家眷带离了京城,来到了赵玉昭的京畿皇庄。

赵云兆在朝廷党羽的配合下很快就掌控住了京城的局势,随即就登基称帝,国号永平,然后调集了八万北大营禁军,带上攻城器械准备一举攻下京畿皇庄。

可是谁成想,不等北大营禁军靠近京畿皇庄,京畿皇庄的城墙上就响起了沉闷的声响,紧接着黑色的炮弹如同雨点般落在了北大营禁军的士兵中间,炸得北大营禁军是哭爹喊娘、抱头鼠窜、血流成河。

由于是第一次见识到炮弹的威力,竟然使得八万禁军顷刻间溃败,潮水般逃走。

京畿皇庄此时已经研制出了大炮,正好拿这八万禁军试炮,结果首站便告捷,使得赵云兆攻打京畿皇庄的计划宣告失败。

赵云安随后在京畿皇庄登基称帝,国号永昌,号召大顺的军民一致起来对抗弑君的伪帝赵云兆。

为了给赵云安造势,京畿皇庄派出了热气球,白天的时候飞到京城上空,往城里洒下了传单,揭露了赵云兆阴谋毒害清平帝和太子的恶行,使得整个京城都轰动了。

不仅如此,那些热气球还飞到京城附近的城镇投下了那些传单,使得赵云兆一时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赵云兆对此是既感到愤怒,但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根本就拿那些高高地飞在天上的热气球没有丝毫的办法。

不仅京城的事情令赵云兆感到抑郁,大顺地方上的反应更是令他愤怒,地方上响应他成为皇帝的州府不到五分之一,而大顺最富庶同时也是实力最强的江南和湖广却旗帜鲜明地表示拥护赵云安为新帝,这使得赵云安获得了五分之二州府的支持,剩下的州府则处于观望的姿态。

谭纵召集了北疆边防军的将领后,拿出了一份清平帝的圣旨,圣旨中明确表明,如果清平帝死后太子在接任皇帝的三年内也死了,那么就立赵云安为新帝。

边防军的将领们此时都以谭纵马首是瞻,现在又有了清平帝的圣旨,于是一致决定拥护赵云安为皇帝。

就在谭纵和将领们商议出兵南下,讨伐弑君的伪帝赵云兆的时候,赵云兆派来传旨的使者也到了。

圣旨是以清平帝的名义发的,任命谭纵为兵部左侍郎,威武大将军,让他进京述职,将北疆的边防军交给他派来的一名武将。

谭纵对此只是冷笑一声,这摆明就是诱他进京城,于是让人将传旨的使者和前来接替他的武将砍了祭旗,安排好了北疆的事务后,打着讨伐伪帝的旗号,亲率三十万北疆边防军南下,大军所过之处,州府莫不王风而归顺。

赵云兆登基后封赵云博为亲王、内阁大臣,可谓位高权重,可是赵云博一点儿也不开心,因为他们之所以要暗害清平帝,并且谋杀太子,实在是被清平帝给逼得没有办法,这才铤而走险。

清平帝在过去的五年里不仅加大了对大顺地方上州府的控制,还对大顺各地的功德教展开了大力围剿,并且铲除很多赵云兆的赵云博势力中的人。

照此下去,再过几年的话清平帝就能顺着线索找到赵云兆和赵云博是功德教幕后主使的证据,那么可就回天乏力了,因此他们才决定提前动手。

就在谭纵杀了传旨的使者和前来接替的武将同时,赵云博在府中的院子里凝神望着一棵大树枝头上几只嬉戏的麻雀,显得忧心忡忡。

“王爷,官家让你进宫议事。”片刻之后,赵云博的王妃走了过来,微笑着向他说道。

赵云博回过神来,冲着王妃微微笑了一下,抬步向内室走去,准备换上官府进宫去见赵云兆,近来大顺的局势极为复杂,他作为赵云兆最信任的人,忙得焦头烂额。

“王爷,你好像有心事。”在给赵云博换官服的时候,王妃微笑着问道。

“现在的事情太多了,让我有些忙不过来。”赵云博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他不想王妃也跟着他伤神。

“王爷,玉昭妹妹已经等了谭大人你五年了,你说先皇为什么不让他们完婚呢?”赵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