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六十一章 平定湖广

(18#)
伴随着刘副帮主的自杀,柳镇随即爆发了激烈的战事,迫不及防的功德教教徒们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纷纷反应了过来,在头目们的指挥下与涌进镇子里的两广城防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柳镇一时间血流成河,哀嚎连连。

由于柳镇是功德教在湖广地区的总坛,里面聚集的都是功德教的死忠分子,为了避免发生什么意外,谭纵决定一劳永逸,如果功德教的人胆敢反抗的话,那么格杀勿论。

两广百姓素来悍勇,乔雨挑选的这八千城防军更是无比凶悍,开始时还只与功德教的教徒厮杀,后来由于镇上的百姓拿起武器反抗,造成了一些人员的死伤,使得他们凶性大发,镇上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格杀无论。

虽然镇上的百姓或多或少地卷入了功德教中,但是像这种大规模的杀戮还是给谭纵造成了不少的麻烦,当他回到京城后,京城的御史和一些大臣在赵云博的操纵下对谭纵进行了弹劾,使得谭纵“落走”北地。

功德教的教徒表现得十分顽强,直到第二天清晨那些藏在镇子里负隅顽抗的教徒才被两广的城防军扫除殆尽,而此时此刻的柳镇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味道,放眼望去到处是被焚毁的房屋以,地上血流成河,死尸遍布。

谭纵眉头微微皱着,在沈三和此次两广城防军的统军将领张将军的簇拥下漫步在镇上的街道上,时不时就有两广城防军的军士押着俘虏的功德教教徒从一旁走过。

“唉!”走着走着,谭纵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事态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意料,他没有想到柳镇竟然会被杀红眼的官军给屠城,看来以后少不了又要有一些麻烦。

“爹……你醒醒呀,娘……你起来呀!”不久后,谭纵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孩童的哭声,抬头一看只见一名八九岁的小童正伏在路边的两具尸体上痛哭流涕。

“住手!”几名城防军从一旁走过,其中一名大汉或许觉得那小童哭得令他烦心,于是冲着小童举起了手里的刀,谭纵见状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冲着那名大汉沉声喊了一声。

那名大汉闻言连忙收起了刀,与身旁的人向谭纵拱手行礼,他们虽然不知道谭纵的身份,但是却认得张将军,连张将军都只有当谭纵跟班的份儿,那么谭纵的身份毫无疑问比张将军还要高。

“你爹娘已经走了,以后就跟着哥哥吧。”谭纵走上前俯身轻轻摸了摸那名哭泣着的小童的脑袋,微笑着说道。

“傻子哥。”那名小童抬头看见是谭纵,好像遇到了亲人一样,忍不住抱住他的腿,再度放声大哭起来。

谭纵这几个月早已经是镇上孩子们的孩子王,小孩们都喜欢跟他在一起玩儿,因此这名小童心中不由得对谭纵产生了依赖。

“吩咐下去,将孩子们都集中起来,好生照料。”谭纵微笑着摸着那名小童的脑袋,随后沉声向身后的张将军说道,再怎么说他也是镇上的孩子王,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镇上的小孩们去送死,于是决定将他们收养,毕竟他们只是镇上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与功德教并没有什么关系。

至于柳镇上发生的这场战乱,谭纵准备等他们长大了以后慢慢将其中的因果告诉他们,他们即使能理解也好,不能理解也罢,总之他已经尽力了。

有了谭纵的这个命令,柳镇上有一半的孩子侥幸存活了下来,这些孩子被谭纵收养,后来都成为了谭纵的心腹之人,对于柳镇当年的那场战祸,那些孩子们将仇恨记到了功德教的身上:如果功德教不来柳镇并且造反的话,那么他们的父母也就不会惨死了。

交待了小童的事情后,谭纵在沈三和张将军等人的簇拥下来到了怜儿等人所住的宅院,宅院此时已经被城防军接管,门外站着一群城防军的军士,见到谭纵一行人后纷纷躬身行礼。

谭纵走进前院的大厅时,怜儿和黄伟杰等人都聚集在里面,正在那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谈论着洞庭湖与官方的这次合作。

“傻蛋,你可回来了……”见到谭纵进门,白玉禁不住欣喜地站了起来,快步迎了上去,不过没走几步她就怔在了那里,一脸惊讶地望着谭纵。

不仅白玉,包括怜儿在内,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眼神愕然地看着跟在谭纵身后的沈三和张将军,谁都看出来了,谭纵是被众人簇拥着进来的,这说明他的身份比那些人都要高。

“诸位,这一段时间来多受大家的照顾,本官在此谢谢大家。”谭纵冲着屋子里的众人微微一笑,冲着他们一拱手,沉声说道。

听到谭纵口称“本官”,怜儿和黄伟杰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看谭纵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脑子有病的人呀。

“两位小姐!”随后,谭纵走到神情愕然的怜儿和白玉面前,微笑着向两人一拱手,“承蒙两位小姐的关照,在下铭记在心,以后两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在下一定尽力而为。”

“李公子,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怜儿和白玉诧异地对视了一眼,随后一脸疑惑地问道。

“两位小姐,李浩毅只是在下的化名。”谭纵知道现在是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了,于是微笑着说道,“在下监察府江南六品游击谭纵。”

“谭游击!”听闻此言,屋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