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六十章 收网

(18#)
“副……副帮主,洞庭湖的那些湖匪投靠了朝廷,联合武昌水师和长沙水师偷袭了常德府,趁着我们的人不备,一举拿下了常德城!”那个被刘副帮主揪住领口的人神情惊惶地说道,“据说那些官军异常残暴,对我们留守在常德城的兄弟们展开了一场大屠杀,使得兄弟们死伤惨重。”

常德府与岳阳府相邻,其治所常德城是功德教最先在湖广地区攻陷的城市,专门用来给荆州府的功德教主力提供物资,刘副帮主安排了两万功德教的狂热教徒来确保常德城的安全,在他看来有这两万狂热的功德教教徒的镇守,再加上洞庭湖湖匪的协助,常德城是稳如泰山。

常德府一旦被官军拿下,那么就将成为一个道横在柳镇和荆州府之间的铁闸,将功德教在湖广的势力一分为二,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刘副帮主就是想将荆州府的功德教主力撤出来也是有心而无力。

“怎么会这样?”刘副帮主随后松开了那个手下,口中喃喃自语了一句,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令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消息:洞庭湖不是已经跟武昌和长沙的水师交战了吗?怎么忽然之间就投靠了官军

当当……

不等刘副帮主回过神来,镇子东侧响起了一阵刺耳的锣声。

“去看看怎么回事?”刘副帮主听到那阵锣声后,猛然反应了过来,冲着身前的那名手下沉声问道,这锣声是功德教用来示警用的。

刘副帮主的话音刚落,镇子的南侧、西侧和北侧相继响起了示警的锣声,刘副帮主先是怔了一下,随后脸色变得铁青,他知道绝对不会有人敢拿这示警的锣声开玩笑,镇子四周响起的这个锣声表明有敌人来袭,看样子已经将柳镇给包围。

让刘副帮主感到疑惑的是,这湖广地区现在已经是功德教的天下,地面上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自然不会瞒过他,那些进攻柳镇的敌人是如何逃脱了功德教的眼线呢?从锣声的急促程度来说,好像来了不少敌人。

“是你?”片刻之后,刘副帮主的双目闪过一道震惊的光芒,扭身望向了坐在那里的谭纵,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谭纵拿掉他棋盘上的“将”,以及说那句“天有不测风云”的意思。

就如棋局一样,表面上看来刘副帮主处处占优,其实早已经落进了谭纵的陷阱中,不仅丢掉了常德府,而且还使得柳镇处于了敌人的包围中。

“你现在才明白过来,不觉得有些太晚了吗?”谭纵闻言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将扔到了棋盘上,笑眯眯地看着面无血色的刘副帮主。

“你是朝廷的人!”刘副帮主望着微笑着的谭纵,心猛然往下一沉,双拳不由自主地握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里。

“本官正是。”事到如今,谭纵也不再掩饰自己的官员身份,站起身伸手一指刘副帮主,厉声说道,“想你当年也蒙受皇恩,如今却干出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简直就是禽兽不如,罪该万死。”

“你是怎么知道我当过官?”刘副帮主闻言是大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问道,这件事情他谁也没有提及过,知道的人可谓不超过五个。

“本来我不知道,不过现在看来,你以前果然在朝廷任过职。”谭纵微微一笑,沉声向刘副帮主说道,他刚才是故意趁着刘副帮主心神不宁的时候试探他,结果竟然试探出了刘副帮主的底细,如此一来的话只要能确定刘副帮主的真正身份的话,那么就能找出隐藏在幕后的功德教帮主。

“知道了又如何,你难道还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见自己竟然中了谭纵的计,刘副帮主的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的狡猾,接着冷哼一声,冲着门外拍了几下巴掌。

呼啦一声,一群持刀大汉随即涌进了屋子里,当谭纵来见刘副帮主的时候刘副帮主就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在门外安排了伏兵,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进来干掉谭纵。

“刘副帮主,你难道认为本官是前来送死的不成?”谭纵见状不由得笑了起来,不慌不忙地向刘副帮主说道。

刘副帮主闻言,眉头随即皱了起来,很显然谭纵不会是前来送死的,可是他能准备什么后手呢?

正当刘副帮主暗中思索着的时候,院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响动,他扭头一看,只见一群穿着蓝衫的大汉翻*墙跳了进来,拎着刀直奔书房而来。

“杀了他。”刘副帮主见那群蓝衫大汉竟然已经来到了他所住院子的外面,知道整个刘府现在恐怕已经是对方的天下,于是看了谭纵一眼,面无表情地吩咐身旁的大汉,随后在几名贴身护卫的护持下急匆匆走了,准备走卧室的秘道离开这里。

刘副帮主的那些手下随即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气势汹汹地挥刀向谭纵杀来,另外一部分则迎向了冲过来的蓝衫大汉。

“刘副帮主,你还想走吗?”谭纵见刘副帮主想开溜,不由得微微一笑,抬腿就向他奔去,三两下就打翻了那几名冲向他的大汉,快走几步,一横身拦在了刘副帮主的前方,笑眯眯地望着他。

“你究竟是什么人?”刘副帮主见谭纵的身手竟然如此之高,心中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在他的印象里朝廷好像还没有谭纵这么厉害的年轻人物,于是故作镇定地问道。

“本官是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