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五十七章 好戏

(18#)
当尤五娘说出“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时,关海山的双目顿时流露出惊愕的神色,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洞庭湖的女湖匪竟然知道谭纵与他约定的暗语。

关海山对从尤五娘身上掉下的那半枚铜钱简直太熟悉了,只扫视了一眼几乎就可以确定那半枚铜钱属于谭纵的,如此说来的话这个尤五娘岂不是谭纵派来的,可是她先前为什么不主动说出联络暗语呢?

“你们都退下!”再度翻看了一下手里的那半枚铜钱,关海山冲着屋子里的人挥了一下手,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包括立在关海山身后的那两名大内侍卫在内,所有的人全部离开了房间,屋子里就剩下尤五娘和关海山两个人。

在尤五娘诧异的目光中,关海山从身上取出了半枚铜钱,与谭纵给她的那半枚合在了一起,成为了完整的一枚,能让关海山随身携带,这表明这枚铜钱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原来是自己人,刚才本官多有冒犯,还望尤老板海涵。”确定尤五娘手里拿着的那半枚铜钱正是谭纵手里的那半枚后,关海山微笑着向尤五娘拱了一下手。

“钦差大人言重了,大人恪尽职守,实乃百官楷模。”尤五娘见关海山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心中不由得暗自吃惊,不动声色地向关海山福了一身,她原本只以为谭纵是关海山派去的人,但从关海山的态度来看,她好像大大低估了谭纵的身份:能让堂堂的钦差大人前倨后恭的人岂是等闲之辈?

此时此刻,谭纵的身份成为了尤五娘心中最大的疑问,她非常想知道谭纵究竟是谁,竟然连钦差大人好像也对其礼让三分。

“尤老板请坐。”关海山伸手示意尤五娘落座,他坐回椅子上后笑着问尤五娘,“尤老板,谭大人近来可好?”

“谭大人?”尤五娘闻言,双目不由得流露出狐疑的神色,不清楚关海山口中的谭大人指的是谁。

“尤老板还不知道谭大人的身份?”关海山见状,不由得惊讶地问道,谭纵既然已经将那象征着他的半枚铜钱给了尤五娘,尤五娘理应知道谭纵的身份才对。

“钦差大人,你是说李公子?”尤五娘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无愕然地望向了关海山。

“李公子正是谭大人。”见尤五娘竟然真的不清楚谭纵的身份,关海山微微一笑,沉声回答,既然谭纵已经将半枚铜钱给了尤五娘,那么就没有隐瞒身份的必要,关海山自然不介意点名谭纵的身份。

“谭大人!”尤五娘闻言顿时怔住了,在大顺能令钦差大人如此客气的姓谭的年轻官员可谓十分罕见,一个让她感到万分震惊的想法随即出现在了脑海里,她稳定了一下心神,试探性地问向关海山,“钦差大人,谭大人可是监察府江南的谭游击?”

“正是谭游击。”关海山笑着点了点头,“尤老板,既然谭大人已经做了安排,那么本官定会按照谭大人的计划来,不知道谭大人准备如何处理洞庭湖的事情?”

“启禀钦差大人,民妇离开时谭大人同意民妇将那笔财宝献给朝廷并且作为内应配合官军消灭功德教,其他的事情并没有交代。”从关海山口中证实了谭纵的身份后,尤五娘的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个在君山上疯疯癫癫的公子哥竟然会是大名鼎鼎的监察府江南游击谭纵,于是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一五一十地说道。

“尤老板,洞庭湖能迷途知返,本官甚感欣慰,等平定了湖广的乱局,本官定启奏官家,给你们洞庭湖记上一功。”从尤五娘的言语里,关海山感觉她对谭纵一无所知,但谭纵又将代表着身份的半枚铜钱和暗语告诉了尤五娘,这使得他觉得十分意外,同时也感觉到谭纵对洞庭湖的态度好像有所保留,于是不动声色地向尤五娘说道,看来谭纵是以这个行动告诉他,既要与尤五娘接近,但又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心态好像有些复杂。

“钦差大人,民妇今天下午接到消息,功德教准备让我们洞庭湖从水路出击,扰乱长江水道的漕运。”经历了最初的激动后,尤五娘的心境逐渐平复了下来,娇声向关海山说道,“谭大人现在在功德教的总坛,如果洞庭湖不答应他们要求的话,可能会有危险。”

“大人,有密函到了。”不等关海山开口,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声音随即传来。

“拿进来。”关海山闻言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沉声说道,能在他与尤五娘密谈的时候送来密函,那么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是来自京城就是来自谭纵。

一名大汉随即将一个密封的白色蜡丸拿了进来,放在了关海山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快步离开。

关海山打开蜡丸,里面是两张叠在一起的纸,他展开纸条后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尤五娘知道那两张纸上写有要事,于是端起一旁的茶杯,漫不经心地品着,暗自猜测着有什么大事发生。

“尤老板,你们洞庭湖就按照功德教的要求袭扰长江水路,届时咱们演一出好戏给他们看。”关海山看完了纸条上的内容后,将其在一旁的油灯上点燃烧成了灰烬,随后笑着向尤五娘说道。

这个密函是谭纵通过沈三传来的,不仅告诉了关海山功德教准备在荆州府与官军决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