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五十五章 了却心事

(18#)
“李公子,你不要紧吧,有没有伤到哪里?”雷婷来到谭纵身旁,关切地问道。

“给你糖葫芦。”谭纵闻言摇了摇头,接着咧嘴冲着雷婷一笑,将手里的一串糖葫芦递了过去。

“来人,送李公子去医馆。”雷婷望了谭纵嘴角的血一眼,娇声吩咐跟在她身后的那些功德教的护卫。

几名功德教的护卫立刻走上前,将谭纵搀扶上了马车,雷婷随后也钻进了车厢里。

国字脸大汉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止雷婷将谭纵送去医馆,不动声色地跟在了马车后面。

行驶的车厢内,谭纵津津有味地吃着手中的糖葫芦,表面看似轻松,心里却充满了警惕,因为坐在他对面的雷婷自上车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在看,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正当谭纵在心中琢磨着雷婷的意图时,雷婷忽然做出了一个令他感到万分惊讶的举动,她竟然伸手抓住了谭纵的手,不动声色地用手指在谭纵的手掌上写了几个字:你怎么来这里了?

谭纵见状怔了一下,不由得抬头看向了雷婷,只见雷婷微笑着望着他,目光清澈,眼神中不带丝毫的杂念。

面对着雷婷的这个举动,谭纵犹豫了一番,随后无奈地笑了笑,放下糖葫芦,拉住雷婷的手,在她的掌心也写上了几个字: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既然雷婷在谭纵的手心的写字,那么就表示她不愿意让车厢外的那些人知道她与谭纵之间的交流,因此谭纵觉得雷婷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他要是再伪装的话那么就显得太过做作了。

况且,谭纵有话要对雷婷说,如今雷婷主动挑起了话头,他自然要和雷婷将事情讲个明白,以免以后再提心吊胆。

雷婷感觉出了谭纵在她的手心写下的字后,不由得忍俊不禁,以手掩口,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后在谭纵的手心写下了几个字:你装得可真像,竟然瞒过了洞庭十枭。

谭纵被雷婷笑得有些尴尬,在雷婷的手心上也写下了自己要说的话:伪装得再好也没有用,还不是被你看穿了。

雷婷的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在谭纵的掌心写道:那是因为我们以前打过交道。

就这样,谭纵和雷婷凭借着在对方手掌上写字进行交流,谭纵逐渐弄清楚雷婷为什么会与功德教扯上关系:

去年,就在雷婷与刘坤分手后的第二个月,准备回家与家人团聚的雷婷在武昌城里中了宵小的暗算,被人下了蒙汗药,眼见她就要被两名大汉给强暴的时候,住在隔壁房间的刘坤及时出现,将她从那两名大汉的魔掌中救了出来。

为了报答刘坤的救命之恩,雷婷于是留下来帮他做事,逐渐融入了功德教中,并且在刘坤的庇护下在功德教中占据了一个的位子,那些护法和堂主见了她后无不客气地喊她一声雷姑娘。

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谭纵沉吟了一下,在雷婷的手心写道:你不觉得武昌城里发生的事情太巧了吗?

雷婷知道谭纵怀疑刘坤的“英雄救美”是其早有预谋的一个诡计,因此沉吟了一下,微笑着在谭纵的手心写道:下蒙汗药的两个人已经被刘坤的手下当场打死。

换句来说,伴随着那两名参与者的死亡,雷婷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知道当天所发生事情的真相,这使得谭纵更加确信雷婷在武昌城里遇到的麻烦是刘坤派人所为的。

原因很简单,经过这段时间来的观察和了解,谭纵发现刘坤好像非常喜欢雷婷,因此他有很大的嫌疑去设计一个圈套用来接近雷婷。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来功德教,谭纵并没有撒谎骗雷婷,只是告诉雷婷他来这里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至于是什么事情,谭纵没有说,雷婷也没有问,此时此刻谭纵混进功德教,那么对功德教来说绝对是敌非友,雷婷不用猜就能判断出他是官府的人,因为在这个非常时期只有官府才会派人打入功德教的内部。

马车到医馆的时候,谭纵和雷婷已经做了一个简短的交流,虽然交流的方式受到了限制,两人交换的信息有限,但双方都已经清楚了对方的心思,不至于再像先前那样胡乱猜忌。

对于谭纵来说,他着实松了一口气,从与雷婷的接触上他感觉到雷婷不会出卖自己,这使得他能静下心来对付刘副帮主。

而对于雷婷来说则是放下了心头的一块石头,毕竟谭纵并没有成为傻子,这让她颇感欣慰。

与此同时,雷婷的心中还感到一丝莫名的担忧,如果谭纵的身份穿帮的话,那么绝对难逃一死,而刘副帮主是如此精明的一个人,谭纵想要长时间满过他的话,那么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医馆的大夫给谭纵做了一个检查,发现他只是脸上有些肿外并没有其它的伤处,因此给他的脸颊上擦了一些药酒就了事。

离开了医馆,雷婷用马车将谭纵送了回去,两人在路上又进行了一番交流,谭纵希望雷婷能尽快离开功德教返回山南的老家,毕竟不久后湖广就会爆发激烈的战事,他并不希望雷婷就这么卷了进去。

谭纵清楚雷婷猜出了自己官府的人,因此向她表示,对雷家当年所受到的不白之冤他一定会尽力查明真相,给雷婷一个交代,毕竟如果雷家当年打造的那些上等兵器真的被人调了包,那么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