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五十章 挑战

(18#)
“子放兄是蜀川大才,大顺有名的才子,在下岂敢班门弄斧。”面对皇甫浩的挑战,黄伟杰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婉拒了皇甫浩的要求,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非皇甫浩的对手。

“黄兄过奖了,若论大才,放眼当今大顺,除了京城里那位享尽了齐人之福的谭游击外,恐怕没人配得上这两个字。”皇甫浩闻言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显得有些遗憾,“本来在下年前的时候去了一趟京城,想会一会谭游击,可惜他却被清平帝这个昏君给关关起来闭门思过。”

听到皇甫浩说自己享尽了齐人之福,谭纵的眼前不由得浮现了苏瑾和赵玉昭的影像,伴随着他在江南和京城的事情传遍大江南北,他与苏瑾和赵玉昭之间的感情纠葛也已经在大顺街知巷闻,坐拥两位美娇*娘,说他享尽齐人之福一点儿也没错。

下一刻,当听闻皇甫浩竟然公然说清平帝是昏君时,谭纵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随后恢复了正常,看来这功德教果然是反意已决,连管家也不放在眼里了。

不仅谭纵,就连怜儿和黄伟杰等人听到皇甫浩称清平帝为昏君时也不得变了脸色,要知道这可是大不敬之罪,被逮住了是要杀头的。

“依我看来,谭纵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十有八九是清平帝这个昏君故意塑造的一个英雄,以此来蒙蔽老百姓,否则的话岂会被清平帝藏起来?”皇甫浩话音落后,那名坐在刘副帮主身旁的白衣公子哥冷笑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了不屑,“武能平定江南乱局,文能折服京城群英,这文武双全的人不是没有,可是达到谭纵这么高的水平,那就是一个异类了!”

谭纵闻言,不由得暗自瞅了白衣公子哥一眼,他知道白衣公子哥怀疑自己在江南和京城的事情是假的,嘴角随即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功德教越是怀疑他和蔑视他,那么他此次行动就越安全,因为没人会想到本来被清平帝下旨闭门思过的他会出现在湖广,身份上无疑安全了许多。

黄伟杰并不同意白衣公子哥的观点,他从经过洞庭湖的扬州客商那里听说了谭纵的事情,觉得谭纵在江南几次死里逃生,并不像是假装的,不过由于这里是功德教,他的嘴角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二公子说的有理,谭纵先是在京城的文魁大会上夺魁,后又力败司马清风,这原本无可厚非,可他的那几句堪称千古绝对的对子却出卖了他,不说别人,就是在下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出这么精彩的对子,可是他却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想了出来,简直是匪夷所思,令人不得不怀疑这里面有什么隐情。”皇甫浩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颇为不服气地说道,或许是因为白衣公子哥的原因,他对谭纵的称呼也变了,由称呼官职变成了直呼其名。

谭纵闻言,心中不由得颇为无语,他觉得皇甫浩的怀疑并不是没有根据,能在短时间内想出那几句在京城乃至大顺引发了轰动的对子,确是令人感到难以置信。

黄伟杰觉得皇甫浩说的有几分道理,不由得点了点头,作为洞庭湖的青年才俊,他对谭纵如此出色的表现也感到难以置信,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和皇甫浩一样,知道谭纵说出的那几个对子有多难,需要渊博的知识,岂是轻易能够想到的。

“等我们夺下了京城,本公子要好好会一会那个谭纵,看看他是否真的像传言所讲的那样文武兼备。”白衣公子哥冷笑了一声,双目寒光一闪,冷冷地说道。

“来,为了天下百姓能早日脱离苦海,我们干了这一杯。”或许是谈论到了谭纵,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闷,刘副帮主见状,笑着举起了酒杯。

在座的众人纷纷端起了酒杯,虚空与刘副帮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皇甫公子,趁着今晚的酒兴,不如你来作诗以助酒兴。”放下了酒杯后,刘副帮主微笑着看向了皇甫浩,他不希望众人再谈论谭纵,有些灭自家志气长他人威风的意思。

“既然副帮主有此雅兴,那么在下就献丑了。”皇甫浩闻言,冲着刘副帮主微微一躬身,随后微笑着向黄伟杰说道,“黄兄,在下想请你出题。”

“那么就以桃花为题,请子放兄作诗一首。”黄伟杰闻言,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后双目环视了一眼屋里,目光落在了一幅挂在墙上的桃花图上,笑着看向了皇甫浩。

怜儿的嘴角挂着笑容,双目中却闪过了一丝冷淡的神色,很显然,皇甫浩请黄伟杰出题的动机并不单纯,恐怕想要以此来向黄伟杰施压,从文采上将黄伟杰压下去,也算是给了洞庭湖一个下马威。

“桃花!”皇甫浩闻言,扭头瞅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那幅梅花图,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斟酌着词句,现场众人的视线顿时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桃花?当听闻黄伟杰竟然以桃花出题,正拿着一个鸡腿在那里啃着的谭纵双目顿时流露出一番古怪的神色,看来老天也不希望功德教太过猖狂,因此给了他一个教训功德教的机会。

“坏人姐姐,这以桃花为题作诗很难吗?”谭纵将嘴巴里的鸡肉嚼吧嚼吧咽进了肚子里,瞅了一眼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了的皇甫浩,小声问向了身旁的白玉。

“当然了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