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四十八章 副教主的邀约

(18#)
回到了住处,黄伟杰和叶镇山让随行的人员加强了戒备,以防备小胡子中年人突然发难,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功德教的地盘,万一小胡子中年人对他们不利的话,他们可就处于被动的局面。

吃过晚饭后,鲁长河来了,今天中午与小胡子中年人发生冲突的时候,怜儿曾经让护卫去请鲁长河,可是不凑巧的是鲁长河去镇外办事,直到晚上才回来,连饭都没有顾上吃就赶过来了解情况。

黄伟杰在客厅里接待了鲁长河,他是洞庭湖那群人的头儿,自然要出面应付鲁长河,两人在客厅里的谈话被在屋子里服侍着的丫鬟们一字不漏地传给了等在隔壁院落厢房中的怜儿、白玉和叶镇山等人。

谭纵手里拿着一个木雕的老虎,坐在怜儿身后的椅子上兴致勃勃地玩着,一边玩一边暗自留心听着丫鬟们传来的消息。

对于鲁长河如此“凑巧”地去了镇外,谭纵的心中暗自冷笑不已,他才不会相信天底下竟然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鲁长河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偏等怜儿和白玉被找麻烦的时候离开,很显然就是坐视事态的恶化。

不过很可惜,那个独眼彪形大汉外强中干,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使得双方之间没有形成剧烈的冲突。

“我怎么感觉这个鲁长河此次前来,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味道?”听了丫鬟们的汇报,叶镇山放下手里的茶杯,有些狐疑地望向了怜儿和白玉等人,他不相信鲁长河会这么好心特意跑过来看望他们。

“镇山哥,你难道不觉得鲁长河这次不在家也太凑巧了一点儿?”白玉闻言,微笑着向鲁长河说道。

“你是说是这个老小子在背地里搞得鬼?”听闻此言,叶镇山怔了一下,随后惊讶地望着白玉,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是觉得鲁长河此次前来太过反常了而已。

“咱们在这里无怨无仇,根本就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而今天中午的那个醉汉明显是前来闹事儿的,除了鲁长河外,我实在想不出有谁会这么做!”怜儿沉吟了一下,忧心忡忡地向着房间里的众人说道,“看来鲁长河是准备将咱们置于死地,咱们即使能躲过眼前的这一劫,恐怕后面他还会耍什么花招出来。”

怜儿的话音落后,房间里顿时陷入了沉寂中,所有的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起来,这里是功德教的地盘,如果鲁长河暗中捣鬼的话,他们防不胜防。

“小姐、少爷,不好了,中午在酒楼惹事儿人的后台找上门儿来了!”正当室内一片沉寂之时,一名丫鬟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慌里慌张地向怜儿和叶镇山等人说道。

“不要慌,有事儿慢慢说?”见那名丫鬟跑得娇-喘吁吁,怜儿柳眉微微一蹙,不动声色地说道。

“怜儿小姐,刚才功德教来人了,邀请你和三公子、镇山公子、玉儿小姐明天晚上过去!”那名丫鬟稳定了一下心神,慌忙向怜儿说道,“鲁护法认识那个前来传信的人,说他是功德教刘副教主的管家。”

“刘副教主?”听闻此言,怜儿等人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谁也没有料到小胡子中年人的来头竟然有这么大。

“有意思!”谭纵的双目顿时闪过一丝精光,他和怜儿等人一样,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牵扯上功德教的副教主,不过对于他来说对方的来头越大,那么就越容易接触尽可能多的内幕。

“鲁护法是什么意思?”怜儿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娇声问那个丫鬟。

“事关功德教的刘副教主,鲁护法说他也无能为力,不过会尽量周旋,请小姐和公子届时小心应对。”丫鬟的脸上充满了焦急的神色,向怜儿说道。

尽量周旋?谭纵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冷笑,届时这个鲁长河绝对会落井下石,挑拨怜儿等人与那个刘副教主之间的关系,这一招借刀杀人虽然老套,但对于深陷敌境的怜儿等人来说却无疑是一个大麻烦。

“怜儿,明晚就是鸿门宴,咱们应该怎么办,去还是不去?”中午刚与小胡子中年人起了冲突,功德教的副教主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请客,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叶镇山一脸严肃地望着怜儿,万一对方要是在酒宴上设下什么埋伏的话,他们可就有去无回了。

“去,当然要去了,想必堂堂的一个副帮主不至于为难咱们这些小辈。”怜儿的闻言不由得微微一笑,“最多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在没有得到龙王庙下面的那批财宝前,他绝对不会将咱们怎么样的。”

谭纵知道怜儿想的没错,功德教的副教主出面,想必是要化解怜儿等人与小胡子中年人之间的恩怨,所谓恩威并施,他肯定会在调节的同时给怜儿等人一点儿颜色看看,以维护功德教的威严。

“既然如此,那么咱们明天晚上就去赴宴,看看他究竟要搞什么鬼!”叶镇山闻言,感觉怜儿说的没错,一拳砸在了一旁额桌面上,面无表情地说道,“我选一些好手跟着,他要是敢轻举妄动的话,咱们就跟他们拼了!”

虽然怜儿觉得功德教的副教主不至于在明晚的晚宴上对她们出手,不过万事都没有绝对,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与留在家里的万长生等人商量了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对策,让万长生等人小心谨慎地在家里守候。

第二天晚上,怜儿和白玉、黄伟杰、叶镇山欣然前去赴刘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