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四十二章 意想不到

(18#)
领头的蒙面大汉径直将那个黑色的匣子放在了尤五娘面前的桌上,随后起身离开了,领着身后的那些蒙面大汉退出了房间,重新将房门关上。

房间里顿时重新回复了平静,好像那些鬼魅般的蒙面大汉不曾出现过一般,显得有几分诡异。

望着眼前的一幕,尤五娘的心中很清楚,谭纵这是在向她示威,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如果他想要她的命的话可谓易如反掌,既然她亲自在紫竹林里布下的暗哨都无法发现那些蒙面大汉,那么君山上的那些湖匪根本就不是那些蒙面大汉的对手。

尤五娘瞅了一眼面前的黑匣子,不动声色地看向了悠闲地坐在那里啃着苹果的谭纵,暗自猜测着谭纵的用意,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不相信谭纵会平白无故地帮助洞庭湖。

谭纵笑着伸手向尤五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打开那个黑匣子。

尤五娘犹豫了一下,缓缓打开了面前的黑匣子,出乎她的意料,匣子里面有半枚大顺的铜钱,她怔了一下,随后狐疑地看向了谭纵,难道谭纵这是在暗示想要钟飞扬留下来的那笔财宝?

“尤老板,你见到钦差大人的时候,将这半枚铜钱交给他,你们洞庭湖就能安然度过眼前的这一道难关。”见尤五娘面露疑惑的神色,目光中充满了警惕,谭纵微微一笑,将吃剩的苹果核放在桌上,笑眯眯地向她说道。

“李公子,这半枚铜钱究竟有何玄妙,竟然能让钦差大人放我们洞庭湖一马?”尤五娘拿起黑匣子里的那半枚铜钱翻看了一番,发现这就是大顺最为普通的一枚铜钱,没有丝毫的特别之处,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了谭纵,她实在猜不出这半枚铜钱有何玄妙之处。

“尤老板,反正你要去见钦差大人,如果事有不顺的话,届时不妨拿出这半枚铜钱,或许有意外之喜。”谭纵知道尤五娘这是在打探这半枚铜钱的来历,并不做过多的辩解,微笑着说道。

他怎么可能告诉她这是他离京之前留给关海山的信物,关海山那里有着另外半枚,如果遇到紧急事态的时候,他将派人持着这半枚铜钱去见关海山,关海山自然会按照他派去的那个人的要求去办事。

尤五娘现在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由于清平帝授予了谭纵对湖广地区五品以下的官员先斩后奏和五品官员革职查办的特权,这枚她看起来极为普通的铜钱对湖广的那些地方官员可谓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如果她拿着这枚铜钱让关海山杀了那些地方上那些看不顺眼的官员的话,关海山会毫不犹豫地照做。

“李公子,不知洞庭湖如何报答公子的大恩?”尤五娘见谭纵并没有解释的意思,于是只有将疑惑暂时搁在心底,将那半枚铜钱放进黑匣子后,不动声色地问道,想要谭纵自己开口提出条件。

“只要洞庭湖能帮助朝廷将湖广的那些致使此次灾荒的贪官污吏绳之以法,并且将趁机犯上作乱的功德教一网打尽,那么就是对在下最大的回报了。”谭纵闻言微微一笑,笑着向尤五娘说道。

“公子是官府中人?”听闻此言,尤五娘的双目顿时闪过震惊的神色,显得十分意外,她一直以为谭纵是江南豪门子弟,万万想不到谭纵会有官府的背景。

“尤老板,在下刚才已经说了,在下是谁并不重要,只要能帮得了洞庭湖就行了。”谭纵对尤五娘的这个问题不置可否,笑着回答,他才不会让尤五娘猜到自己的身份。

尤五娘闻言,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感觉谭纵一定是官府的人,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与钦差大人有交情,而且还对湖广的那些贪官污吏和造反的功德教如此得敌视,难道说这个李公子此次来湖广地区是专门查案来的,结果在城陵矶的鸿运赌场被霍山这么一搅合,阴差阳错之下就来到了君山。

想到这里,尤五娘不由得更加得确信谭纵是朝廷的人,而且极可能是钦差大人派来湖广地区的“先锋官”,前来湖广地区打探情况。

“李公子稍候片刻。”沉吟了一下后,尤五娘向谭纵微微一笑,起身去了内室,等她从内室出来时,手中捧着一个紫色的匣子,笑着放在了谭纵身旁的桌子上,“李公子,这是五娘的一些心意,请李公子务必收下。”

谭纵觉得有意思,他刚才送给了尤五娘一个黑匣子,结果尤五娘现在又给了他一个紫匣子,听闻尤五娘讲这是她的一些“心意”,谭纵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尤五娘这是要贿赂自己,她肯定是从自己刚才的那番话中觉察到了什么。

“既然是尤老板的一番好意,那么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谭纵也不打开那个紫匣子,伸手拍了一下紫匣子后,笑眯眯地说道,恐怕他要是不收这份礼的话,尤五娘是不会安心的。

“李公子,这段时间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望李公子海涵。”见谭纵收下了那个紫匣子,尤五娘心中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向谭纵拱了一下手,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既然谭纵肯收下她的这份厚礼,那么自然会在将来替洞庭湖说话。

“不知者不罪,在下这个还是分得清楚的。”谭纵闻言,不以为意地向尤五娘摆了摆手,他知道尤五娘指的是自己到君山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

“李公子,如果洞庭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