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三十九章 无限旖旎

(18#)
酒宴结束后,怜儿和黄伟杰等人在酒楼门前分手,各自回家。

怜儿和白玉都喝了不少的酒,显得有几分醉意,黄伟杰和叶镇山原本想送她们回家,可是由于谭纵的存在,两人最终还是望而却步,打消了这个念头:

既然怜儿和白玉都已经有了护花使者,那么两人还去凑什么热闹呢?这岂不是自讨没趣嘛!

虽然黄伟杰和叶镇山等人的心中对洞庭十枭此时将他们送去功德教感到万分的不解,不过就像怜儿所说的那样,临走之前,洞庭十枭应该会将其中的隐情告诉他们的,他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将疑惑隐藏在心底,等待着洞庭十枭的解释。

白玉的家就在镇上,怜儿决定先送她回家,两人和谭纵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一路上娇笑连连,暗自说着一些悄悄话。

“傻蛋,我要回去了。”来到白府门前,白玉站定了身形,双手背在身后,巧笑嫣然地望着谭纵,脸颊上泛起了一股异样的红晕,“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我那里可有新近从长沙城买的点心,可好吃了。”

听闻此言,怜儿的身形不由得微微一颤,双目顿时流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扭头望向了谭纵,脸上浮现出了担忧的神色。

怜儿从没有邀请过谭纵去她的家里,而此次一反常态地邀请谭纵,从白玉脸颊上那两抹娇羞的红晕和炙热的目光上,她预感到了白玉心中想的是什么,心情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谭纵平常可是最喜欢吃点心的,对点心可谓没有任何的抵抗的能力,很有可能会跟着白玉进入白府,而她却没有任何理由阻止谭纵跟着白玉走。

“难道是在诱惑我?”谭纵注意到白玉媚眼如丝地望着自己,再想到这深更半夜地去一个女孩家的闺房,立刻明白了白玉的意思,看来这丫头是想在今晚委身于自己,只不过不好明说罢了。

“困了,我要回去睡觉!”面对着白玉的诱惑,谭纵的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没有想到自己会惹来一身的桃花债,别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就是搁在平常他也不能答应白玉,毕竟他的家里还有苏瑾和赵玉昭等人,岂能在后面到处留情,于是故意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后,冲着白玉摇了摇头,不动声色地拒绝了她。

听闻此言,怜儿的心中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谭纵口中的回去睡觉当然指的是去竹林小雅了,她真怕谭纵受不了那些点心的诱惑跟着白玉进了门。

“傻蛋~~”白玉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咬了咬嘴唇,口中娇嗔了一声,正如谭纵和怜儿所想的那样,她正是想在今天晚上与谭纵春风一度,可惜谭纵这个傻小子却不解风情,白白地浪费掉这个机会,她一个女孩子家总不能当着怜儿的面强行将谭纵拉进闺房吧,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还不被大家笑死。

“怜儿,他就交给你了。”随后,白玉笑盈盈地望向了怜儿,意味深长地说道。

“回去好好休息。”怜儿闻言,脸颊上不由得泛起了一股红晕,她岂能听不出白玉话里的暧昧。

“傻蛋,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白玉望着怜儿脸上的那抹羞涩,微微一笑,来到谭纵面前抱住了他,先是娇声嘱咐谭纵,随后压低了银两轻声说道,“如果我这次还能回来的话,一定嫁给你!”

谭纵闻言,双目中顿时闪过一丝无奈和尴尬,脸上挂着憨笑,好像不明白白玉说的话。

白玉将脸颊贴在谭纵的胸膛上,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抱着他,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时刻。

望着眼前的一幕,怜儿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伤感来,从白玉的身上,她好像看见了自己:和白玉一样,她后天一早也要去灾区成为功德教的人质,也要与谭纵分开,此次前去也不何时能回来。

谭纵傻笑着站在那里,任由白玉抱着,心中却在暗自叹气,虽然他极力保持着与怜儿和白玉的关系,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不可避免地对两女产生了一定的感情,而这感情终将影响他对洞庭湖的处置。

怜儿和白玉现在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正是两人与谭纵之间的这份情缘,使得洞庭湖避免了一场浩劫,最终得以从湖广的这场乱局中全身而退。

“再见!”良久,白玉睁开了双眸,抬起头,眼眶红润地向谭纵说了一句,随后转身疾步走进了府中,眼泪在一刹那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此时此刻她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谭纵乐呵呵地冲着白玉的背影招着手,见白玉头也不回地走了,怜儿的心中不由得更加黯然,禁不住想起了两句诗句来形容她和白玉现在的心情:相逢是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回到竹林小雅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怜儿将谭纵送回了他的房间,像往常一样,亲自给谭纵铺床。

望着俯身站在床边的怜儿,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面前桌子上几个用木头雕刻的小猪小狗等小动物的谭纵,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异样复杂的感情,或许他一开始就做错了,不应该利用怜儿和白玉的同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进而陷入了如今这个尴尬的境地。

“绿竹姐姐,你先下去休息吧。”铺好了床后,怜儿犹豫了一下,脸颊红润地向立在一旁帮忙的绿竹说道。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