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机遇

(18#)
“你不用担心,师父会让人好好照顾李公子的!”尤五娘扭头看了一眼在那里聚精会神地望着蚂蚁打架的谭纵,微笑着向怜儿说道,心中却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

从怜儿刚才那句话的语气和神态来看,尤五娘敏锐地感觉到怜儿的心中已经有了谭纵这个憨头憨脑的傻小子。

原本按照尤五娘的计划,让怜儿与谭纵相处一段时间,利用怜儿对谭纵的同情和愧疚使得怜儿对谭纵日久生情,也使得谭纵对怜儿产生情愫和依赖,然后一同到江南去生活,远离洞庭湖,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

可惜造化弄人,被功德教在中间横着插了一杠子,无端引发了许多的变数出来。

功德教能有今日的一番气势,岂是轻易应付的,怜儿等人此次前去功德教做人质后果难测,稍有不慎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包括尤五娘在内,洞庭十枭中没人愿意将自己的儿女送去功德教,可是为了洞庭湖的大局,他们别无选择,唯有冒险一搏,这是唯一的出路。

怜儿从尤五娘忧郁的神情中意识到此去功德教万分凶险,转过身神情复杂地望着蹲在那里的谭纵,即使功德教是龙潭虎穴她也不怕,心中唯一难以放下的就是谭纵,如果没有她在身边的话,别人是否能否照料好他?

“怜儿姐姐,赢了,赢了,我赢了!”正在这时,谭纵忽然从地上蹦了起来,手舞足蹈地向怜儿跑了过来,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原来,谭纵刚才在和怜儿赌两群蚂蚁打架谁能获胜,结果他赌的那群蚂蚁打赢了怜儿赢得那群蚂蚁。

“等下咱们到街上买点心去。”怜儿闻言,微笑着向谭纵说道,这是两人事先约定好的,如果谭纵赢了的话,那么怜儿就去给谭纵买谭纵爱吃的点心,如果怜儿赢了的话,那么谭纵要陪着怜儿去买谭纵爱吃的点心,反正无论怎么说谭纵都能吃到他喜欢的点心。

“买点心喽!”谭纵闻言,拍着手掌开心地说道。

“李公子,难道你真的傻了不成?”望着怜儿和谭纵在一起温馨的一幕,尤五娘的心中不由得别有一番滋味,她瞅了一眼谭纵,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虽然尤五娘一直不相信谭纵摔了那一跤就变傻了,但是谭纵这段时间来的表现令她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错了,她实在无法看出谭纵的任何破绽。

“师父,我和李公子去买点心了。”随后,怜儿向尤五娘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领着谭纵离开了紫竹林,去了镇子里。

尤五娘凝视着两人的背影,眉头微微蹙在了一起,心中忧喜交加,喜的是怜儿和谭纵之间的感情正向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发展,忧的是怜儿此去功德教,能否全身而退还是一个未知数。

在跟着怜儿去镇上的途中,谭纵心中暗自盘算着洞庭湖的这次危局对他的湖广之行的影响,别看洞庭湖对于湖广来说只是小小的一地,可它不仅与地方官府有着关联,而且还与功德教有联系,如果运用得当的话,既能揭开湖广地方上官员们贪污赈灾粮款的恶行,而且还能给予湖广地区的功德教以重创。

“怜儿,傻蛋!”还没等谭纵和怜儿走进镇上,在镇口处,一群人走了出来,领头的正是白玉,紧紧蹙着眉头,神情显得十分严肃,见到谭纵和怜儿后,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冲着两人娇声喊道。

“坏人姐姐!”谭纵见状,笑嘻嘻地喊向了白玉。

“你说什么?”白玉闻言,柳眉一竖,走上前一伸手就揪住了谭纵的耳朵,凶巴巴地说道,“难道又忘了我说过的话。”

“玉儿姐姐,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谭纵歪着脑袋,龇牙咧嘴地向白玉求着着饶。

那些跟在白玉身后的大汉们见状,一个个忍着笑站在那里,每当白玉见到谭纵后,就会显露出“野蛮”的一面来,使得谭纵没少吃苦头。

得知谭纵和怜儿要去镇上的点心铺买谭纵爱吃的点心,白玉于是和两人一起进入了镇子,她此次前来就是专门来找怜儿和谭纵的,原因也是因为要去功德教的实情。

怜儿和白玉将谭纵夹在中间,并排前行,与往常相比,两人的神情严肃了许多,显得沉默寡言,眉目间流露出淡淡的哀愁。

虽然白天行并没有给白玉过多地透漏洞庭湖现在所面临的严峻局势,不过从白天行的言行举止中,白玉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此次离开洞庭湖,也不知道还没有活着回来的一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去见谭纵,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谭纵说似的。

可是见了谭纵后,白玉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跟谭纵说什么好,只有默默地陪着谭纵和怜儿前行。

谭纵感觉到了怜儿和白玉心事重重,毕竟此次前去功德教做人质可谓九死一生,一旦有一点点的差错的话,那么她们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过对于谭纵来说,如果能跟着怜儿和白玉一行人一起去功德教的话,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对付功德教的机会:

很显然,怜儿和白玉等人届时肯定是去功德教在湖广地区的指挥中枢,他如果能够混进去的话不仅能够了解功德教的运作,而且还能够将功德教在湖广的核心势力一举歼灭,这样对平定湖广的乱局大有裨益。

对于怜儿和白玉的心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