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三十四章 决断

(18#)
尤五娘此时正端着一杯茶慢条斯理地品着,心中暗暗盘算着功德教攻陷南县县城对洞庭湖的影响,猛然听见黄海波的话,随即放下了茶杯。

“大哥,小妹觉得无论官府还是功德教,咱们都不能轻易靠近,否则的话必将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尤五娘沉吟了一下,抬头望向了黄海波,神情严肃地向他解释,“如果将官府比作一只虎的话,那么功德教就是一头狼,龙王庙下面的那些财富就是一块诱人的肥肉,无论是狼还是虎,都想着吞掉这块肥肉,至于咱们,只不过是他们得到这块肥肉的工具而已,届时谁也不会顾及咱们的死活。”

“五姐,咱们要是将龙王庙下面的那笔财富交给官府,官府即使不能给咱们荣华富贵,但至少也能保咱们洞庭湖平安吧?”霍山闻言,不由得向尤五娘说道,要知道那可是百万两的财宝,足以让朝廷对他们网开一面的了。

“老九,五姐说的没错,官府的那些人不可信,别说保咱们平安了,届时为了向朝廷邀功,说不定连我们也一起吞了。”霍山的话音刚落,田义就脸色阴沉地开口说道。

田义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说到底他们是湖匪,出身不正,而朝廷的那些官员无不想着升官发财,在拿到那些财宝后顺带着将他们一起给剿灭了,又是大功一件。

“六哥,咱们都将财宝给他们了,难道还不能抵消咱们以前犯下的罪过吗?”霍山闻言,有些不甘心地向田义说道。

“到时候就是官府想放我们一马,恐怕功德教也不会让我们如愿的。”这时,古天成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他们会千方百计地向朝廷告诉咱们是他们的共谋,朝廷历来对谋反施以重刑,咱们届时恐怕难逃一劫!”

古天成的话音落后,屋子里再度沉默了下来,大家都在想着古天成的话,古天成说的没错,由于他们与功德教的暗自接触,已经触犯了朝廷的大忌。

“可是,咱们与功德教结识的时候,并不知道它要谋反呀!”片刻之后,谢良抬起头,环视了现场的众人,沉声说道。

“咱们知道不知道它要谋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曾经给了他们一万两银子救济灾民,在朝廷的眼中,咱们已经是功德教的共谋。”田忠闻言,不由得一声苦笑,向谢良说道。

屋子里的人闻言,顿时面露忧心的神色,这恐怕就是洞庭十枭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问题,一个可能致他们于死地的大麻烦。

说到与功德教的结识,那要追溯到三年前,当时洞庭湖水域一个村子爆发了瘟疫,村民们是接二连三地死去,连刘大夫都束手无策,

为了避免瘟疫流传出去,官府将整个村子给封了,禁止任何村民出去,这样一来的话,村民们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关键时刻,功德教的人出现了,他们无视瘟疫的威胁,毅然进入了村子,成功医治好了那些患病的村民,洞庭湖因此与功德教结交。

当然了,当时医治好村民的人并没有表明功德教的身份,只是自称是一个游方郎中。

后来在与功德教的接触中,洞庭十枭被功德教提出的“天护吾体,圣佑吾心,功德泽披,天下大吉”的教义所迷惑,认为它是一个关心百姓疾苦的民间教派,因此对它关照有加,时常给他们一些接济。

湖广旱灾爆发后,功德教以救援灾民为由向洞庭湖求助,洞庭十枭认为这是大善之事,于是就给了他们一万两银子。

谁知道,就是这一万两银子,将洞庭湖彻底拖下了水,成为了勾结功德教的重要把柄。

直到洪湖县县城在功德教的怂恿下被暴民攻破,洞庭十枭这才惊讶地发现功德教并不像他们以前想象的那样简单。

尤五娘甚至怀疑,那个村子之所以爆发瘟疫很可能是功德教布下的局,目的就是为了接近洞庭十枭,毕竟洞庭湖的湖匪是湖广地区一支重要的力量,如果能将这支力量掌握在手中的话,那么不仅可以增强功德教的实力,而且将来可以用来对付朝廷的水师,可谓一举两得。

虽然尤五娘反应了过来,不过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晚了,洞庭湖将不得不面对眼前这种尴尬而危险的局面,被功德教牵着鼻子走。

“五妹,既然前有狼后有虎,咱们如何才能从这场危局中脱身呢?”黄海波见众人都说完了,于是皱着眉头问向了尤五娘,现在不仅钟飞扬留下来的那些财宝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而且给了功德教的那一万两银子更是他们现在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足以给洞庭湖招来一场灭顶之灾。

“小妹想来想去,能破解此局的人,非钦差大人不可!”既然尤五娘已经看出了洞庭湖所面临的危机,心中自然早已经有了定夺,她环视了一眼四周的人,娇声向黄海波说道。

“钦差大人?”黄海波闻言,双目流露出了一丝狐疑的神色,有些不明白尤五娘的意思。

叶海牛等人也疑惑地对视了一眼,他们可与钦差大人关海山没有丝毫的联系,如何能让关海山帮他们破此危局呢?

“大哥,诸位兄弟,现在这湖广地区,官职最大的就是钦差大人了。”尤五娘环视了一眼现场的众人,有条不紊地说道,“关大人官居文渊阁大学士,是官家面前的红人,深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