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三十三章 密议

(18#)
“大人,乔统领怕尤五娘派人监视,因此本想过一段时间再派人来君山打探大人的情况,可是不久前有人送来了一封匿名信,说大人在君山被人打伤了头部,现在成为了傻子,乔统领不知真假,于是派属下前来探查。”沈三闻言,沉声向谭纵说道。

乔雨现在的官职是监察府内府的密探统领,沈三和沈四都是她的手下,故而沈三称呼她为乔统领。

“匿名信?”谭纵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会是谁向乔雨报信的呢?很显然,此人居心叵测,好像是故意针对洞庭湖的,难道是罗一刀?

“回去告诉乔统领,就说我没事,让她不必担心。”沉默了片刻后,谭纵沉声向沈三说道,“既然那个送匿名信的人希望乔统领与洞庭湖起冲突,那么咱们就将计就计,让他‘得偿所愿’。”

说着,谭纵凑了过去,在沈三的耳旁低语了一番,听得沈三连连点头。

“大人,属下这回回去禀告乔统领。”听完了谭纵的嘱咐后,沈三冲着谭纵一拱手,恭声说道。

“辛苦你们了!”谭纵闻言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沈三的肩头,在他不在长沙城的这段时间里,想必乔雨等人过得很辛苦,要应付各种各样的人物,面对着各种各样的情况。

“我们所做的那点事情,哪里及得上大人的十分之一。”听闻此言,沈三笑着拍了谭纵一个马屁。

随后,沈三快步走出了巷子,谭纵也晃晃悠悠地离开了,心中暗自琢磨着那个写匿名信的人,如果他没有猜错的人,此人不是钟正就是洞庭十枭里当年暗中救出了钟正的那人,可究竟会是谁呢?

与此同时,新郎府上的一个书房内,喝完了喜酒的洞庭十枭并没有离开,而是集聚一堂,商量着如何处理钟飞扬留下来的那笔财宝的问题。

身为洞庭十枭的老大,黄海波理所应当地坐在了首位,尤五娘和叶海牛分坐在了他的左右下首处,由此可见三人在洞庭湖的重要地位。

当谈论到功德教想要这笔巨额财富的时候,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包括尤五娘、黄海波和叶海牛在内,所有人都端着茶杯品着茶,谁也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先开口,或者说谁也不想就这么将这笔财富拱手于人。

洞庭十枭中的老七古天成坐在霍山的身旁,将茶杯端到嘴边,轻轻吹着里面冒出来的热气,他身材中等,看上去精壮有力,由于幼年时跟随着一名游方道人过了十几年,因此是洞庭十枭中唯一懂得配置丹药的人,深得尤五娘的信赖。

古天成是昨天傍晚赶回的君山,来了之后就直奔竹林小雅,向尤五娘禀告他此次出去所办之事的经过。

此次古天成此次去办的事情,君山上只有尤五娘、黄海波和叶海牛知道,自从湖广大旱以来,尤五娘的心中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于是找黄海波和叶海牛商议,秘密将洞庭湖的一部分财产转移了到了蜀川,在蜀川置办了一些产业,以防将来洞庭湖发生什么不测,大家也好有个容身之所。

尤五娘在听完了古天成的禀告之后,就将“神仙倒”的事情告诉了古天成,以免届时穿帮,反正谭纵现在成了这副样子,尤五娘也就用不上用“神仙倒”来制衡谭纵。

“诸位兄弟,大家都说说,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沉默了良久,黄海波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率先打破了场中的沉默,环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宏声问道,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终究要面对。

“大哥,这功德教在湖广聚众叛乱,朝廷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现在钦差大人已经在武昌城调兵遣将,凭借着他们这点儿实力,根本就不是官军的对手,一旦咱们将那些钱给了他们,其性质就与叛乱无疑,等朝廷平息了湖广的事端,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听闻此言,洞庭十枭的老四田忠率先开口,忧心忡忡地说道。

“四哥说的对,如果官军攻来了,那些功德教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咱们的根在洞庭湖,难道也要跟着他们一起落荒而逃?”田忠的话音刚落,洞庭十枭的老八谢良便在一旁接口说道。

“大哥,不能将这笔钱财交给功德教,那样对咱们洞庭湖有百害而无一利。”

“大哥,功德教只不过拿咱们当工具而已,没安什么好心。”

“大哥,他们许诺的那些功名利禄不过是镜花水月,咱们千万不能上当呀。”

……

田忠和谢良既然开了头儿,白天行等人便七嘴八舌地表达了心中的想法,无一例外,所有的人都反对将龙王庙下面的那笔钱财给功德教。

“诸位兄弟,这功德教可不是一般的帮派,他们的组织严密,分工严谨,背后肯定有人在暗中支持他们,我们要是就这么拒绝了,他们肯定会对付我们。”黄海波等众人说完后,沉吟了一下,神情严肃地望着人们说道,“况且功德教现在在湖广占据着主动,胁裹了数以万计的灾民,如果他们现在鼓动灾民们进洞庭湖,那么我们根本就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应对灾民的到来。”

听闻黄海波的话,屋里顿时再度陷入了沉寂中,现场的人都清楚,功德教打着赈灾济民的旗号,趁着这次旱灾在湖广地区网罗了大量的灾民,这些灾民就如同蝗虫一般,所经之处可谓寸草不生,一片狼籍。

一旦那些灾民们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