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三十章 情断

(18#)
怜儿闻言怔了一下,随后明白了怜儿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神情显得有些恍惚,她一直避免的事情如今终于要发生了,不得不正式面对叶镇山的感情。

忽然,谭纵的笑声从那棵大树下传来,怜儿定睛望去,只见谭纵伸手抹了一个小男孩一脸的泥巴,正在那里得意的大笑着,引得周围的几个小孩也跟着哈哈大笑。

见此情形,怜儿和白玉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如果两人也能像谭纵一样无忧无虑,那样该多好呀!

与此同时,君山镇的鸿福客栈。

那名商贩打扮的虬髯大汉走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三个同样商贩打扮的精壮男子,正坐在椅子上低声谈论着什么,见到虬髯大汉进来,纷纷站了起来。

“三哥,见到大人没?”一名粗壮男子给虬髯大汉端来了一杯茶,沉声问道。

“见到了。”虬髯大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皱着眉头说道,“不过,我并没能和大人说上话。”

“三哥,大人究竟怎么样了?”屋里的三名男子闻言立刻凑了上来,那名粗壮男子连声问道。

“不知道。”虬髯大汉摇了摇头,将他在街上所见到的谭纵与叶镇山之间的那场打斗讲了出来,随后茶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神情严肃地说道,“大人足智多谋,在没有与大人联系上之前,我们谁也不能断定大人是否真的像传言那样所讲的,头部受伤。”

“三哥,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虬髯大汉的话音落后,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寂,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显得十分凝重,良久,那名粗壮男子沉声问向虬髯大汉,“如何向夫人汇报?”

“无论如何,咱们都要和大人见上一面。”虬髯大汉沉吟了一下,望向了粗壮男子三人,“大人在夫人的心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为了不使得夫人分心,在没有弄清楚大人的状况前,暂时先不要将见到大人的消息传出去。”

“三哥,如果大人真的头部受伤了,咱们应该如何回复夫人?”粗壮男子冲着虬髯大汉点了点头,忧心忡忡地说道。

“照实说。”虬髯大汉闻言,双目寒光一闪,重重地一拳砸在了桌面上,杀气腾腾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荡平了君山!”

晚上,怜儿去了叶府,见到她来了,叶海牛的双目流露出了惋惜的神色,将怜儿领到了叶镇山的房门前。

叶镇山的房门紧闭,从街上回到家后他就将自己反锁在了屋子里,谁也不理会,饭也不吃。

“镇山,怜儿来了。”叶海牛敲了敲房门,向里面沉声喊道。

良久,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叶海牛有些歉意地向怜儿说道,“怜儿,你先回去吧,等他想明白了,也就没事儿了。”

“二伯,我在这里等等镇山哥。”怜儿闻言,冲着叶海牛微微一笑,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叶海牛知道怜儿有话要对叶镇山说,也清楚叶镇山肯定也有话想问怜儿,于是挥了挥手,领着周围的侍女和下人离开了。

“镇山哥,我是怜儿,你开开门。”等叶海牛等人走后,怜儿伸手敲了敲房门,娇声向里面喊道。

房间里依旧没有回应,叶镇山好像没有听见怜儿的话似的,里面静悄悄的。

“镇山哥,我知道你在听我说话。”怜儿隔着房门,娇声向叶镇山说道,“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镇山哥哪里去了,难道这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能将你打倒不成?”

房间里,神情憔悴的叶镇山双手枕在脑后,两眼直直地盯着屋顶发呆,他今天接连受到两重打击,一时间还没有从失落中回复过来,一是白玉说怜儿喜欢谭纵,二是谭纵一招就将他击败,无论这两点中的哪一点,都让他难以接受。

“镇山哥,如果你不出来的话,我就一直站在这里。”怜儿见叶镇山不理她,于是咬着嘴唇,向房间里大声说道,“你什么时候见我,我什么离开。”

叶镇山闻言,眼珠转动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现在外面寒气阴冷,他怎么舍得让怜儿在门外等他。

“外面冷,进来吧。”犹豫了一下,叶镇山下了床,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冲着怜儿强颜一笑。

怜儿见叶镇山满脸的憔悴,心中颇为不是滋味,毕竟叶镇山是因为他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镇山哥,有一件事情你误会了,李公子在龙王庙的时候昏了过去,并没有对我和白玉做出失礼的事情。”进入了屋子后,怜儿转过身,郑重其事地向跟在身后的叶镇山说道。

“我知道,玉儿已经说了。”为了避免对怜儿的名声造成损害,叶镇山并没有关房门,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后,冲着怜儿微微一笑,“怜儿,你告诉镇山哥,你心里究竟怎么看那个李公子的?”

“怎么看?”怜儿闻言,顿时陷入了沉默中,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和谭纵之间的是什么关系。

“怜儿,如果你只是为了愧疚或者是被逼与李公子在一起,那么你告诉镇山哥,镇山哥帮你出头。”叶镇山见怜儿沉默不语,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黯然,向怜儿沉声说道。

如果怜儿心中没有谭纵的话,那么将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问题,可是现在怜儿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