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二十五章 顾虑重重

(18#)
“五娘,十爷。”刘氏已经等在码头上,见尤五娘和白天行来了,连忙迎上前,冲着两人福了一身。

尤五娘向刘氏微微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说话,和白天行快步走上了画舫,来到了怜儿和白玉的房间。

进门后,尤五娘和白天行看见谭纵单手支着下巴,正坐在桌前望着窗外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两人的出现视若无睹。

尤五娘和白天行来不及理会发呆的谭纵,快步来到了窗前,关切地查看熟睡的怜儿和白玉,当注意到怜儿和白玉呼吸匀称后,两人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我要杀了那个混蛋!”白天行伸手慈爱地将散落在白玉额前的长发拨到一旁,神情严肃地凝视着面容憔悴的白玉,双拳不由得紧紧地攥在了一起,握得咔吧咔吧直响,片刻之后,他的嘴里冷冷地吐出了一句,起身就向门外走去,准备找瘦高个年轻人算帐。

田开源已经带着人将瘦高个年轻人治疗的医馆团团围住,等待着君山的处置,瘦高个年轻人就是插翅也飞不出集安镇。

“老十,不可莽撞。”尤五娘闻言,冲着白天行一声娇喝。

“五姐,如果不是李公子在的话,怜儿和玉儿可就要遭了那个姓鲁的魔爪。”面色铁青的白天行停下了脚步,咬牙切齿地向尤五娘说道,“那个混蛋竟然敢对怜儿和玉儿下药,根本就没把咱们洞庭湖放在眼里,既然他们看不起咱们,那咱们也用不着再跟他们客气,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十爷说。”尤五娘很少见到白天行如此的激动,知道他这回是真的被激怒了,于是向站在一旁的刘氏说道。

刘氏闻言,立刻领着屋子里的侍女们离开了,走的时候特意将房门关上。

谭纵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白天行和尤五娘的对话,依旧望着窗外发呆,不过暗中却竖起了耳朵,聚精会神地留意着尤五娘接下来跟白天行的谈话,或许能从中得知一些功德教和洞庭湖之间的秘密。

“十弟,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杀了姓鲁的小子很容易,不过如此一来洞庭湖可就永无宁日了。”等刘氏等人出去后,尤五娘瞅了一眼发呆的谭纵,沉声向白天行说道。

无论谭纵是真傻了还是装疯卖傻,尤五娘都没有避讳他的意思,如果谭纵真的傻了的话,那么根本就听不懂她和白天行说的话,如果谭纵装疯卖傻,那么迟早会知道瘦高个年轻人的身份,既然如此,还不如提前告诉他。

“五姐,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怜儿和玉儿被那个混蛋给欺负了?”白天行的额头上青筋暴胀,怒气冲冲地望着尤五娘,“姓鲁的那帮人来到君山后,打着合作的旗号,对咱们是颐指气使,耀武扬威,完全拿咱们当下人在使唤,我看他们只不过是想拿我们洞庭湖当根枪在使,根本就没有合作的诚意!”

“十弟,他们的背景太深,咱们惹不起,只能虚与委蛇。”尤五娘知道白天行这些天来心里憋屈,无奈地冲着他一笑,“现在湖广局势未明,在他们与官府的这场博弈中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咱们要小心对待,以免引火烧身。”

“五姐,那姓鲁的也不知道从那里知道了龙王庙的那批东西,现在天天逼着咱们将东西交出去,咱们总不能一直拖下去吧!”白天行闻言缓缓松开了紧握的双拳,神情严肃地望着尤五娘,“姓鲁的此次前来,可是摆出了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钦差大人已经在武昌城开始征调周边州府的兵马,不日将武力进剿荆州府的那些暴民,恐怕一个月内荆州府就会爆发恶战,姓鲁的之所以急着想要龙王庙的东西,看来是想着用那批东西在湖广招兵买马,对抗即将进剿的官军。”尤五娘沉吟了一下,神情忧虑地向白天行说道,“如果他们能控制湖广,那么龙王庙的那些东西咱们即使想留也留不住,迟早会到了他们手里,可是如果他们败了的话,咱们要是将那些东西交给他们,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朝廷届时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因此,咱们一定要尽量与姓鲁的周旋,让他现在无法得到这笔银子。”

“五姐,姓鲁的逼得这么急,咱们要如何才能将此事拖下去?”白天行知道尤五娘说的没错,忧心忡忡地问向尤五娘。

龙王庙的那笔财富本来是一个令洞庭十枭欢欣鼓舞的好事,可是自从被功德教盯上后,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危及洞庭湖的烫手山芋,稍有不慎就会招来大祸:

如果不将它们给功德教的话就会遭到功德教的对付,功德教背景深厚,绝对不是洞庭湖所能对抗的;可如果将它们给了功德教,那么就是资助功德教的叛逆,朝廷绝对不会放过洞庭湖。

因此,对于该不该将龙王庙的那笔财富交给功德教,洞庭十枭现在可谓是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尽人事,听天命!”尤五娘的柳眉微微一蹙,双目闪过一道寒光,沉声向白天行说道。

白天行闻言顿时沉默不语,十八年来,洞庭湖第一次遭遇了如此严重的危机,这使得他的心情十分低落,毕竟他现在家大业大,不再是十八年前那个敢打敢杀的愣头青,心中有着太多太多的得失和顾虑。

“原来功德教是为了钟飞扬留下的那笔钱财而来的,可是奇怪了,他们怎么这么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