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 最后一击

星空中,魂帝眉头紧锁,圣美、墨、澈和林铭都屏住呼吸,他们不知道魂帝的情况到底如何。

而魂帝也似乎沉寂了,他沉着脸,看着林铭等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魂帝不动,林铭等人也没动,不管是林铭、澈、墨还是圣美,四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而且精血也消耗了不少。

如果魂帝继续展开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他们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现在好不容易魂帝的攻击缓下来了,他们自然要抓紧时间疗伤。

墨和澈分别吞服了一枚丹药,又分了两枚给林铭和圣美,但是这几枚丹药,都明显不如之前林铭吃下的那一枚珍贵了,吃下去之后,还要炼化吸收才能挥作用。

林铭微微沉吟,传音说道:“我们……赌一次吧!”

“嗯?”澈和墨都是一愣。

“联手攻击魂帝!”林铭的话,让几人都是心中一滞。

“你是说,魂帝其实已经受伤了,比我们更需要时间来压制伤势?”圣美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原本攻击的主动权,掌握在魂帝手中,魂帝也清楚他们都受伤了,而且消耗很大,可是这种情况下,他也不主动攻击他们,这意味着,魂帝也许更需要时间来调息。

“会不会是陷阱,只是寒冰镜的一击,按道理来说,不太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而且,魂帝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

澈和墨有些犹豫,在他们两人心中,魂帝的强大已经根深蒂固了,他被圣美的一击重创。确实看起来不合情理。

林铭道:“我猜也许有别的原因,赌一次!就算是陷阱,也只能认了。因为他恢复过来,再对我们出手的话。我们必死无疑!”

林铭四个人,都不是魂帝一个人的对手,拖下去必死,既然如此,那拼死一搏还有生路,结果怎么都不会更糟了。

林铭说话间,全身能量开始沸腾,他又一次燃烧精血。这真的已经是林铭的极限了,刚刚吃下丹药的药效,几乎也要在这一次攻击中消耗掉。

这一场战斗,就算赢下来,林铭也会承受过度燃烧精血所带来的后果。

既然是殊死一搏,圣美、墨、澈也都拼了,他们各自将潜能爆到极致,只为了这最后一击。

而在不远处,魂帝依旧面色阴沉,让人看不懂他在干什么。

林铭却没有犹豫。“出手!”

一声大喝,在林铭手中,两大至高法则融合。他的《圣典》法则并不完美,只有七转红莲,而圣美却可以帮林铭补齐!

与此同时,墨和澈也都各自融合修罗虚影入体,施展最强一击!

林铭与圣美攻击融为一体,澈和墨攻击合一,四人出手,能量汇成了两道洪流,就像是两条沸腾的巨龙。冲向了魂帝!

面对这势不可挡的攻击,魂帝猛一咬牙。污浊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厉芒!

在他眉心之间。魔神之墓的世界再度爆开来,就像是一只吞噬一切的巨兽一般,将所有的攻击吞噬掉了!

“嗖!”

能量的洪流冲击虚空,魂帝身体一震,连退数步,他身子晃了一下,才勉强站稳,而他原本苍白的脸上,隐隐的泛起了一丝不正常的殷红。

此时,魂帝看向林铭等人的眼神,包含着肆意的杀机!

然而,他虽然目露杀机,却还是没有出手反击,这让林铭等人都是精神一振,毫无疑问,魂帝定然是受伤了,或者某种隐伤作,让他不得不停下来压制。

虽然不明白魂帝是怎么了,不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林铭等人都是拼了,之前他们已经数次燃烧精血,再也没有精血可以燃烧,强弩之末,攻击力也有限,于是圣美再度祭出了寒冰镜,在寒冰镜之中,还有不朽残余的力量可以使用,用它攻击魂帝,足够了!

看到寒冰镜的一瞬间,魂帝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

圣美、林铭等人并不知道魂帝这个时候出的问题,魂帝的肉身并没有大碍,但是问题却出在了魔神之墓世界。

准确的说,是魔神之墓世界中的帝骨海生了异变!

具体什么异变,魂帝根本来不及探查,但是他能猜到,这异变定然跟那些被封镇几百亿年的太古邪魔有关!而最可能的,便是跟不朽君王和魔主有关!

这两个存在,是太古邪魔中的最强者,他们被镇压在帝骨海,原本也掀不起风浪,可是今天,魂帝先是修炼没完成就中途出关,接下来,又跟林铭等人大战,甚至不惜动用了尚未炼化完全的魔神之墓世界的力量。

魔神之墓世界的不稳,还有能量透支,包括寒冰镜中不朽能量的入侵,都为帝骨海的异变提供了契机!

魂帝甚至可以想象,在帝骨海中的不朽君王,他一直潜伏着,就是认准了自己对魔神之墓掌控力最低的这个机会,在这个至关重要的节骨眼上,给了自己致命一击!

“你们……都该死!”

魂帝的表情越来越狰狞,他周围的魔神之墓力场也越来越不稳定,他污浊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